产业互联网
所有产业都必经之升华

2020新资本局:TO B进,TO C退

作者 | 夏目圈

来源 | 产业家(ID:chanyejiawang)

“C端的可选项越来越少了。”


再来看2018年马化腾在知乎上提出的那个问题。

“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如今在这个问题下面的,是419个评论,1531万浏览量。

而另一组数字是,2020年第一季度,腾讯投资29家企业,同比增加11.54%,环比减少17.17%,被投企业多聚焦产业侧。

如果再往前看,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腾讯成立CSIG,任命汤道生,划分各条产业线,打造云启生态……似乎都在印证着马化腾的这个在凌晨发起的提问。

不止腾讯,阿里、百度、京东都出现,甚至更早地布局TO B战场,不论是用投资,还是战略合作,都在努力构建着自身的产业生态。

与此同时,有赞、用友网络、金蝶等B端玩家更是迎来了黄金发展期,股价不断突破新高,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儿。

无数的信号似乎都在做佐证着一个观点:TO B如今已经站在了TO C左前方。在两条不相交的轨道上,前者的加速度已然成为最佳吸睛点。

如果在2019年,我们的TO B主流论还仅是巨头口号中的渲染,那么在2020的后疫情时代,TO B显然已成为真正的“实力派”。


01

融资两极化:C端骤冷,B端火热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说过一句话,“下一波中国互联网如果想回暖的话,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是供应链和To B行业的创新。”

尽管当时是基于美团的“丁字架构”来发声,但这位美团二号人物话却被切切实实地验证。

2019年,从一级市场投融资数据看,80%以上的案例都发生在产业领域。同时这一年,中国ToB市场跑出了55家独角兽,包括 “中国AI四小龙”的商汤、旷视、云从、依图的估值都屡成新高。

而在疫情发生的2020年,这个曲线更是再次上扬。根据IT桔子数据,截止到7月31日,ToB企业服务领域融资355笔,总金额超过416亿RMB。

更为精细的数字是,仅在今年7月份,ToB领域就发生50多起融资,平均每周融资消息可达10几起。

从领域上来看,融资领域越发多样,比如云服务赛道SMARTX志凌海纳、企业IT数势科技、小熊U租,人力资源企业知和家、蓝鸟用工,数据服务企业极道科技、思码逸Merico、德风信息等。

除此之外,AI、大数据、安防、教育等诸多B赛道都相继有大批资金流入。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C端消费互联网的“中年危机”。

疫情之下,To C端消费服务端的投融资明显低迷。虽然意外引发的“宅经济”升温,导致局部消费领域较为火热,比如生鲜电商领域,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投融资事件数为8件,投融资金额为55.71亿元,主要包括叮咚买菜、同程生活、每日优鲜、十荟团等,而在线教育领域,上半年共发生113起投融资事件。

但整体来看,C端市场的融资,包括消费、电商、文娱等诸多领域都呈现资金“0”流入的境况。

相较于上半场“以人为本”的C端投资,如今“长期价值”的B侧融资要更迅猛,且高仓。

02

To B洼地

“C端的可选项真的是越来越少了。”这是绝大多数投资人的心声。

基于此的一个现状是,在类似美团、京东这类垂直领域巨头的辐射下,很多细分领域的中小企业很难顺利成长起来。

“在每日优鲜这种生鲜电商上,一般的投资机构都进不去,只有像红山、IDG这种才有份额。”一位VC告诉产业家。

数据显示,在互联网领域,企业能成长到C轮及以上融资的案例数不足10%,基于马太效应,中尾部公司想要打破这个格局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

能看到的是,如今的C端市场可以说是遍地红海。除了前面说到的阿里、腾讯、京东、美团等跨界玩家之外,再如短视频领域的抖音快手,外卖行业饿了么,还有新晋巨头的“幸存者偏差”的拼多多,而后者也算是腾讯的“妯娌”。

而相比趋于饱和的C端,B端恰是个价值洼地。

从数据来看,中国目前企业服务的渗透率还只是美国百分之一。也就是说,从整体企业服务市场来看,中国还处于发展非常早期的阶段,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企业对ToB业务的实际接受情况,与美国相比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这种差距意味着巨大的市场增长空间。也就是说,五到十年后,中国企业服务如果做到美国的五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对创业者和投资人而言都是很大的机会。

但这是一个长期的事,“就像买茅台,短期的波动没意义,我赌的是它的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一位投资人说道。

从本质上看,疫情改变了投资市场的运行逻辑。

之前,资金大多选择短期回报高、资金赎回快的项目,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风口点。而To B赛道发展慢、爬坡期长,再加上行业内存在的真假壁垒难分辨,导致融资热闹从来都是To C 企业。

但基于疫情的改变是,风口上的企业吸金能力强,但风险更大,容易一招棋错,满盘皆输,疫情就是很好的试金石。而与之对比的是To B重在长期,重资产,加上个性化和强垂直行业属性和技术壁垒,更容易成为资金的避险地和价值点。

 “To B投资不同于To C,需要更多的耐心和长期主义。市场热度和情绪可能影响企业的短期估值,但是长期来看,投资组合的最终成败由企业长期价值,也就是商业本质所决定。”明势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就曾经强调。

事实上,如果说TO C/B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其本质就是C端企业更多的是由商业社会趋势决定,而B端企业则更多的是由人和资产来判定,相较于前者的高溢价高风险,后者的价值属性要更强。

03

科创板的“橄榄枝”

如果说2020年A股市场最大的变化,当属科创板。

随着中芯国际、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的或前或后的上市(即将上市),科创板真正与“中国的纳斯达克”划等号。

数据显示,截至7月22日,科创板上市公司达到170家,总市值达3.3万亿元,平均市盈率96.28倍,平均拥有58项发明专利,其中更是不乏许多B端企业独角兽。

更可以理解为,科创板恰是互联网TO B市场的一剂助推器。因其特殊的上市条件,也意味着更多的TO B企业能够顺利通过上市聆讯,进而通过市场的力量来助推自身业务发展。

举例来说,大多数TO B的独角兽都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比如中芯国际建一条生产线就需要上百亿美金的投资,而且更是长期工程,这与科创板的机构资金、长期资金属性是极为匹配的。

最新的数据是,成立一年以来,目前科创板上市的公司大都为民营to B类企业,涵盖了从5G、人工智能、大数据、云、物联网等在内的前沿科技领域,

同时,更能看到,科创板为科创企业构建了发展平台,解决的不仅是科创企业所需要的长期的、大量的资金问题,还通过注册制,把对企业质量的判断权和投资决策权交还到投资者自己手中。

即真正以市场为引导的模式转变为由企业经营者自身经营管理的模式,更具前瞻性,也更具主动性。

尽管就当下而言,国内 To B 企业远不如欧美成熟,大都处于成长期,平均估值偏小。但是To B 企业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价值和满足个性化需求,一旦客源稳定,就能创造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可以说,科创板是TO B战场的后方粮仓,如今在弹药充足的情况下,市场新的发展曲线正在形成。

如果说TO C是互联网发展的第一阶段,那么TO B就可以看作是互联网发展的第二阶段。资金决定社会产出,趋势发展锚定选择。

甚至另一个解读是,随着新基建、数字化的TO B战场兴起,中国的新“内循环”正在形成,和之前风口趋势不同的是,这次的战场在企业。

“TO B进,TO C退。”或许这将成为整个2020的主节奏。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产业互联网 » 2020新资本局:TO B进,TO C退
分享到: 更多 (0)

产业互联网 产业需要的必备升级

赞助/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