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
所有产业都必经之升华

成为妈妈的papi酱,可能更值钱了

作者 | 北  方

来源 | 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新手妈妈 papi 酱证明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因怀孕生子沉寂7个月后,papi酱在昨日回归,凭借一则名为《I’m back》的说唱歌曲,复出即热搜。“papi酱”百度指数直接从1000飙升至7000,截至发稿,新浪微博#papi酱回来了#话题阅读量突破4.5亿。

在B站,满屏都是“爷青回”弹幕。爷青回的意思是:爷的青春回来了,用以形容喜欢的经典内容终于久违地更新。

对了,这其实是一则植入了美国玩具品牌费雪的广告视频。

对于“出道”长达五年的papi酱来说,断更大半年后还能维系这样的成绩,足可以算得上幸运。在这半年的时间中,她错过了直播带货的浪潮,错过了《三十而已》,错过了《乘风破浪的姐姐》

就像在视频中呈现的那样:当同事兴冲冲邀请她:“磊磊子,跟我们一起捞五条人啊。”她一脸蒙圈如同听到了外星话。

很显然,她也错过了今年很火的综艺《乐队的夏天2》,和今夏出圈的小众乐队“五条人”。

妈妈们大概都能对此感同身受。与社会脱节,至少是短暂脱节,是多数新手妈妈难以摆脱的困境,尤其在刚刚生产完,被没有自带使用说明书的人类幼崽搞得筋疲力尽之时,大抵是没有什么经历看综艺追热点的——有那时间,淘宝上多买点婴儿用品,或者补个觉,不香吗?

而对于内容创作者,最恐怖的事情便是跟不上时代。

papi酱没有回避这些,在视频中,她狠狠吐槽自己的落伍。当然,数据正在证明她的复出路径正确。在获取舆论支持的同时,微信公众号上,这条视频早早获得了10万+。在B站,评论区的留言高达2万条,播放量目前是231万,与去年基本持平。

它又与之前papi酱的视频有着显著不同,你能轻易从舆论场中发现端倪:破圈。它吸引的不再只是喜欢看搞笑视频的用户,还有宝妈——众所周知,这是消费能力超强,且以冲动消费著称的一群人。

这样的内容生产能力,自然是值钱的。

02

增重20多斤,对于普通女性而言,这很恐怖,对于孕产妇,这是正常。尽管它带来的不仅仅只是外形的臃肿,还有心脏负荷的加重、妊娠纹的疯长,以及,生产后的皮肤松弛。

这世间的多数事情,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懂得各种滋味。

papi 酱复出视频的大热,根基便在于真实。视频中插入了不少她的日常照片,多数面色憔悴,疲态尽显——这样一个真实的没有美颜滤镜的女性,像极了那些在凌晨1、2、3、4、5点抱娃的年轻妈妈。

歌词的表达更能激发共情。

papi 酱把产后生活分为两部分,“I’m still me”(我还是我自己)和“I’m not me”(我不再是我)。当然,所谓的“不变”,内核其实还是改变,比如她依然爱看书,但从小说变成了育儿宝典;依然喜欢购物,但购物车里全是孩子的东西。

“I’m not me”部分,papi 酱更是直接在开场喊出来:我累哭了。

谁说休产假不累,我呸

比连续加班还要疲劳十倍

……

要take care(照顾)一个baby,对我来说还不easy

不easy,不easy,比对付甲方更不容易

他一直哭哭啼啼,我完全没有休息

他吃奶要人喂,累了要哄睡

……

与“我累哭了”形成呼应的,是papi 酱在结尾处的宣言:我也更强了。孩子是软肋,也是盔甲,这句所有妈妈都懂的话,papi酱以自己的方式,重新演绎了一遍。

妈妈们都喜欢这样的papi酱。

就在那条回归视频下,前排就有用户留言:新手妈妈听着听着泪流满面。有宝妈互动:评论里全是欢迎和爷青回,只有当妈的才知道歌词里的心酸难过。

“孩子马上五个月,每一句都有共鸣,想哭,很累,腰疼,黑眼圈脱发,胖十几斤,追奶。”一位用户这样写道:“怀孕之前我还和老公四处开心旅游,这一下一年都没出去了,自由和快乐没了,妹妹都说我老了好多。”

更准确地说,妈妈们都容易被这类视频戳中,与作者是谁无关。那些在papi 酱作品下留言称“新手妈妈听着听着泪流满面”的人们,也会被其他类似内容触发情绪。

无他,孤独的人,最容易产生共情。

而亲历并理解了这份孤独的papi酱,内容创作也会多出质感。

03

在“隐退”期间,papi酱曾卷入巨大争议。就在她母亲节分享怀抱孩子的照片动态后,一则关于其孩子冠夫姓,独立女性人设崩塌的话题开始发酵。

papi酱没有回应,那之后,舆论方向朝不可控的态势发展起来,这起事件也被大众怀疑为,她为复出所做的炒作。

直到今天下午,继昨日的真正回归后,这桩旧事被重提,papi酱否认了一切。而那时没有回应的原因,一则,刚生完孩子两个多月,根本无暇顾及,二则,并不会像传言所说,要立即复出。

“清者自清。”

这则自证清白的内容很快进入热搜榜三。是的,无论是否能击退“杠精”们的敌意,papi酱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她的商业价值犹在,或者说,伴随母亲身份重新归来的,是更大的价值。

9月初,papi酱拿下YeeHoO英氏的代言。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国产童装品牌,在2017年曾迎来首位代言人,因《我的前半生》大火的马伊琍。

自然,归来首部作品中内嵌的费雪玩具广告,亦是足够契合宝妈新身份的“甲方爸爸”。那之前,papi酱的代言更多集中于美妆、汽车、电商平台与游戏等品牌。

宝妈身份,并不是累赘。亦或说,作为女性公众人物,坦陈自己成为宝妈后的软弱,正在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事。

去年,雷佳音曾在采访中向记者直言汤唯的“痛处”:在与后者搭戏时,常因为其频繁上厕所无法入戏。身边的汤唯直接在镜头前泪崩。后来,她解释其实是“抗生素吃多了”,“产后后遗症,会憋不住尿”。

那次之后,有口有碑的雷大头,少有地翻车,被批判“不尊重女性”。

Ella陈嘉桦曾在母亲节前后发文,称自己成为母亲后,无论打喷嚏、原地跳跃,还是跑步,都会不小心尿失禁。也是Ella这次后,不少医学类文章,开始着重普及“生育后遗症”。

事实上,Ella成为妈妈后,代言一直没有停下,从宝宝用妙而舒纸尿裤,到台湾本土包包品牌ROBINMAY,女人味已经成为她的气场和特色。而作为新手妈妈的“脆弱”出圈后,Ella很快迎来事业的第二春,《青春有你》一类的少男少女造星节目上了个遍。

当商业价值并不会因为怀孕生子而大打折扣——这是“papi酱”们站出来的基本前提,当然,倘若从女性公众人物,到一个普通的年轻妈妈,都可以享有这样的宽广的前途,就更好了。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产业互联网 » 成为妈妈的papi酱,可能更值钱了
分享到: 更多 (0)

产业互联网 产业需要的必备升级

赞助/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