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
所有产业都必经之升华

小米学徒何小鹏,能否真正成为特斯拉的“最大敌人”?

作者 | 戴月荷  

来源 | 深网ID:qqshenwang)

继蔚来汽车、理想汽车之后,国内第三家造车新势力登陆美股市场。

8月27日,小鹏汽车正式登陆纽交所,共计发行99,733,334股美国存托股,发行价15美元。在理想汽车、蔚来汽车大跌的情况下,小鹏汽车开盘大涨60%,收盘报21.22美元,市值突破149亿美元。

目前,理想汽车市值162亿美元,蔚来市值235亿美元。相较于营收总规模大约四倍于自己的蔚来,小鹏汽车的市销率相当于蔚来汽车的2倍多。

在致辞中何小鹏表示,UC浏览器当年卖给阿里,和阿里一起走很开心,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带当年UC的投资人去敲钟,包括雷军、刘芹、符绩勋等人,如今终于通过小鹏汽车补上了。而此次小鹏汽车上市,雷军、俞永福等人均出现在现场。

早在2004年,何小鹏就与梁捷、俞永福共同创办UC。10年后,当UC以近40亿美元价格卖身阿里巴巴,何小鹏也随之进入阿里体系,并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由何小鹏、夏珩、何涛等人发起创办,其前身为“橙行智动”。其核心成员何小鹏也是造车新势力中唯一一个拥有程序员和产品经理双重身份的创业者。2017年8月,何小鹏从阿里巴巴离职,随后便加入小鹏汽车,其身份由投资人正式转变为小鹏汽车董事长。

与主服务体系的蔚来和增程式系统的理想不同,小鹏定位中高端电动车,主打智能化。与国产造车势力另外两家蔚来、理想相比,小鹏与特斯拉的直接竞争更为明显,最新量产轿车车型小鹏P7在5月份开始交付,明显对标Model 3。

事实上,相比于蔚来、理想,小鹏汽车与特斯拉恩怨已久,早已发生直接冲突。小鹏汽车现雇员曹光植,在2019年被前雇主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起诉。目前,曹光植已在庭审中承认自己私自上传了代码。曾在苹果无人驾驶团队任职的前雇员张小浪,也因涉嫌窃取商业机密罪被逮捕。

如今P7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3,何小鹏理应明白,自身的品牌尽管输在起跑线,但特斯拉绝不会无视新对手的成长,未来面对特斯拉的高举高打,小鹏的销量将会面临不小的阻力。

小鹏汽车,未来能否真正成为特斯拉“最大的敌人?”

01

技术路线差异化

在营收方面,小鹏汽车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970万元、23.21亿元(约3.29亿美元)。除此之外,小鹏汽车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10.03亿元(约1.42亿美元),而去年同期营收为12.32亿元。

小鹏汽车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13.988亿元、36.92亿元(约5.22亿美元);小鹏汽车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为7.96亿元(约1.13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9.18亿元。

目前小鹏在售有小鹏G3、小鹏P7两款车型。截止2020年7月底,小鹏G3累计交付量达18741辆;小鹏P7自2020年6月底开始交付,累计交付量已达1966辆。

招股数据显示,目前何小鹏持股31.6%为最大股东,阿里持股14.4%为第二大股东,小鹏汽车创始人夏珩、何涛分别持股4.9%和1.6%,其他主要股东还包括小米、GGV纪源资本、晨兴资本等。

三大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的研发费用比例及研发人员比例最高,在智能化自研投入最大。

招股书数据显示,小鹏汽车在2019年的研发投入达20.7亿元(约2.93亿美元),较2018年的10.5亿元大幅增长,小鹏汽车2019年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达到89.18%。

无论是自动驾驶、智能交互系统还是动力总成系统,小鹏汽车都位于行业前列。自动驾驶方面,基于英伟达自动驾驶芯片Xavier,小鹏汽车研发出了Xpilot自动驾驶软件系统。行业里,特斯拉的Autopilot显然是最受关注的标杆性产品,而在几家国产智能电动汽车公司中,小鹏汽车是第一家自主研发出同类产品并商业化的。

不过,小鹏汽车引以为傲的技术,一度让自己与特斯拉、苹果官司缠身,遭受不少质疑。

02

熬过车主倒戈的最难时刻

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在现场回顾两次创业经历,坦言“今天激动万分”,并感谢投资人“在我们最苦闷、最寂寞的时候拿真金白银投资我们”。

事实也正如此,公开数据显示,小鹏汽车成立至今已完成10轮融资,其累计融资额已超25亿美金。IPO前的融资中,小鹏的融资金额就超过理想和蔚来。

随着上市钟声响起,一场资本的饕餮盛宴正式开启,小鹏汽车的以上投资人均化身最大赢家。

“我想感谢的是信任我们那一群车主朋友们,在小鹏汽车刚刚开始的时候,第一台车、第二台车的时候,我真的是很感动有几万个车主朋友们拿了平均售价26万的车,买了我们这么多车。”何小鹏表示。

这群金白银掏钱支持小鹏汽车的“铁杆粉丝”,曾一度与小鹏汽车决裂。

2019年7月,小鹏汽车发布小鹏G3 2020款,新车分为G3 520、G3 400两个型号,综合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区间为14.38-19.68万元。相比2019年版G3,G3 2020款在续航能力、电池配置、自动驾驶性能上都有很大突破,但二者价格却相差不大。其中,新款的续航高达520km(NEDC综合续航里程),而G3 2019年版则只有365Km。

升级版发布消息一传出,拥有1万多名车主的“鹏友圈”立刻炸开了锅。各地迅速建起了500人的维权群,微博和官方APP的“鹏友圈”也被车主们的不满“刷爆”。

7月13日,大批车主来到小鹏汽车总部和城市服务中心拉横幅维权,控诉小鹏汽车涉嫌“欺诈消费者”。部分车主分享到维权群中的视频显示,几十位老车主聚集在小鹏汽车广州地区的某城市服务中心外,拉起“小鹏汽车欺诈销售,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鹏友跟小鹏谈情怀,小鹏把鹏友当傻X”等横幅。

在上海、北京等其他地区的门店外,同样聚集了诸多车主,他们在自己的汽车车身上粘贴着“续航虚假”、“车漆薄如纸”、“谁买谁后悔”等维权标语,要求小鹏“退车”。

车主不满的原因在于,改款车型项目至少10个月前就已诞生,续航365公里的1万多辆老款G3,不过是一款“发售时就注定要被淘汰的旧车”。

事件发酵两天后,何小鹏公开致歉,并提出补偿方案。

在创业之初,何小鹏曾经说过一句话,“敬畏传统,是我进入互联网造车后的感悟。” 而敬畏用户应该是何小鹏进入互联网卖车后的最大感悟。

而经历过此次风波,小鹏汽车或收获更多成长。毕竟,此次上市对于造车企业来说只不过是一次输血。

03

避不开高端品牌之战

6月6日晚,李想在朋友圈晒出和何小鹏、李斌的合影,并配文道:“三个苦逼,比谁老得快。”昆仑资本的周亚辉为这张图做了一个定性:有理想,有鹏友,有蔚来,三位过去几年里敢把财务自由搞成财务不自由的家伙,确实创造了一个新时代。

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李斌、李想,三人有不少共同点:互联网弄潮儿,连续创业者,在造车之前均已经在行业功成名就,最终又都扎入新能源参与造车。

2019年,蔚来一度徘徊在破产边缘,理想汽车遭遇融资困难,前者最终迎来合肥市政府的雪中送炭,后者则在张颖的帮助下获得了王兴和张一鸣的青睐。

相比之下,何小鹏的造车故事或许没有太多波澜和光环,但却少不了“贵人”雷军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何小鹏和雷军两人均为湖北籍,何小鹏创业做UC的时候,雷军曾担任过UC董事长。

2018年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雷军写了一封著名公开信《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他亲自给江湖友军一一私信,希望同志们能以各自的角度回应一封命题公开信《XX是谁,XX为什么而奋斗》。

何小鹏在《小鹏是谁,小鹏为什么而奋斗》一文中写道:“人生需要导师,创业的路上也需要贵人,对我而言,雷军就是这样的导师和贵人。”

与蔚来和理想一上来就走中高端路线不同,小鹏最早推出的紧凑型SUV G3车型是主打中低端实用路线的车型,价格亲民,颇有几分“小米”的味道。其2020款售价区间在14.68万-19.98万之间(补贴前),不及蔚来ES6和EC6的一半(36-52万之间)。

最新量产轿车车型小鹏P7在5月份开始交付,明显对标Model 3的小鹏P7,截至7月的销量为6639辆,而Model 3截至6月份的销量就达到了46464辆,后者销量几乎为前者的8倍。

新品对标特斯拉,何小鹏未来面临的核心挑战是高端品牌之战,而他的导师雷军和小米如今也正面临着相同的难题。无论如何,上市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产业互联网 » 小米学徒何小鹏,能否真正成为特斯拉的“最大敌人”?
分享到: 更多 (0)

产业互联网 产业需要的必备升级

赞助/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