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
所有产业都必经之升华

[原创]​平庆忠: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是数字经济增长极|产业学者观点



导 读

平台经济是近几年非常火的词汇,加上“交易”二字——交易平台经济,就给平台插上了“动力翅膀”。平庆忠先生是电子招标投标和互联网采购领域知名专家,中国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原总经理。2018 年 6 月卸任后担任首席经济学家,专注电子采购和互联网平台经济学研究。近期,平庆忠先生围绕平台经济开展了系列公益讲座,讲座主要分为五期,分别围绕“交易平台与新基建、交易平台与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平台经济与电子招标投标、平台经济与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经济与企业数字化转型”开讲,本公众号将对五期公益讲座进行持续报道,欢迎各位读者持续关注。

以下内容为平庆忠先生的平台经济第四讲,特此分享,以飨读者。



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是数字经济增长极

文/平庆忠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产业学者、中国招标公共服务平台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交易平台经济学》作者
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整合工作已经进行 5 年了。在许多人的眼中,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是一项行政事务,与一个地方的经济增长关系不大。按照传统工业经济的逻辑,在交易环节只有费用,不产生价值,因而对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这种认识也无可厚非。然而,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本身就是数字经济发展的产物,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主要是通过平台整合的方式进行信息整合和数字化整合,对这样一个数字经济的产物,按照工业经济的逻辑来认识,就会产生严重偏差。交易平台经济学对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基本理论和发展历程进行审视后发现,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不仅与经济发展有关,而且应当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和增长极。
交易平台经济学认为,数字经济以交易平台为核心。交易平台以符号化的方式把实体空间的交易集聚在数据空间,产生涌现价值,并以知识涌现的方式回注到实体空间,提高实体空间的生产效率,进而建立了“数据空间+实体空间”的平台化生产方式。也可以说,平台化的生产方式创造了一个新的数据空间,这个数据空间经数据集聚和智能化处理后,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即我们所称的数据要素。交易平台经济学认为,数据空间是实体空间的映射,平台数据如同实体空间的土地、劳动力和资本一样,会在产生数据空间租值,为平台所有者带来经济效益。
在我国改革开放后的 40 多年间,各地政府在土地空间的开发利用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政府通过将集体土地收归国有,并将收归国有的土地进行以“三通一平”为主要内容的工业化适用性改造,进而使国有土地在房地产市场和工业市场产生了高额租值。这种租值进而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资金来源。在有些城市,土地租值甚至超过了税收收入,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了动力。在工业化发展面临天花板的时候,国家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新的国家战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与数字经济相适应的平台化生产方式中的数据空间可以产生类似于土地租值的数据空间租值回报,可以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能,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数据空间既然是土地空间的映射,数据空间的数据的丰裕程度就决定了数据空间的租值大小。因而要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来看待,来运作,设法推动数据空间建立丰裕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技术使数据空间价值提升。这个新的数字经济发展逻辑已经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我国决策层的关注范围之内,并体现在许多具体政策之中。
在我国各级政府拥有的交易平台中,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独树一帜。据国家信息中心资料统计,2019 年公共资源交易四大板块(包括工程建设招标投标、政府采购、土地使用权和矿业权出让、国有产权交易)的交易量约为 94.85 万笔,金额 16.9 万亿。由此可见,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实际上为各地政府开辟了一个新的数据空间,这个数据空间现有的数据以及潜在的数据的丰裕程度足以使这个数据空间产生巨额空间租值。特别是在产业互联网共识之下,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数据空间对各地方的经济增长就具有了更加重要的意义。
在国家层面,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对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数据空间的租值开发。在最近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支持构建农业、工业、交通、教育、安防、城市管理,公共资源交易等领域规范化数据开发利用场景”,把公共资源交易数据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在该文件中还进一步提出“健全要素市场化交易平台,扩展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功能”进一步强化了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数据空间的内涵。因此,在国家把各类交易平台作为要素市场化配置基础设施建设的过程中,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必然是各地数据最为丰裕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具有先发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必然面临着一场争夺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数据空间租值的竞争。
然而,对许多地区来说,参与公共资源数据空间租值竞争还是一件新事物。不少人感到“老虎吃天,无从下口”。交易平台经济学研究认为,可以从如下几件事做起:
一是要顺着国家关于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建设的既定方针,让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充分开放。遵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规律,使更多的具有活力的第三方交易平台接入到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体系,形成多个交易平台的竞争局面,在竞争中发现具有价值的数据空间。
二是要搞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基础建设。要像搞好土地空间的“三通一平”等基础建设一样搞好数据空间的环境建设和基础建设,提高数据空间的丰裕度,形成数据空间的投资预期,打破对公共资源交易平台的行政垄断,吸引各类社会资本参与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建设,同时享受数据空间的投资收益。
三是要做好数据空间发展规划。任何一个数据空间,本质上都是一个交易平台上的数据空间。交易平台上的交易必定要与实体空间的相应的生产、物流、金融服务、技术服务相对接,数据空间的交易集聚效应将会辐射到实体空间,促进当地实体经济发展。数据空间发展引领实体空间发展。这种新的生产方式正是今后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作为数字经济新引擎和增长极,引领地方经济发展的作用所在。阿里巴巴作为消费品交易平台,引导杭州成为了数字经济之都。在要素交易平台的发展中,也必将会产生更多的要素交易平台独角兽,使更多城市走上数字经济之路。


下期预告

下期文章,将对平庆忠先生围绕《平台经济与企业数字化转型》第五次开讲的内容进行分享,敬请期待!

往期精选



作者|平庆忠
编辑|段文秀
审核、责编|杨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产业互联网 » [原创]​平庆忠: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是数字经济增长极|产业学者观点
分享到: 更多 (0)

产业互联网 产业需要的必备升级

赞助/合作/联系